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(东Z海Y之W滨)的博客

一定要记住:人生对于每个人来说都只有一次,演出喜剧还是悲剧,取决于自己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外向。活泼。可爱。爱听歌。

梦到尽头无人知,一枕黄梁泪婆娑“现实是我们的错觉。”  

2014-03-26 08:17:42|  分类: 情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走在人群中,手不断地颤抖,像是弹奏紧张的情绪或恐惧。

  一壶浊酒一曲歌,把盏言欢昨日梦。梦里江湖与谁说?回眸之间,万千繁华已落尽。或许不懂,或许明了,或许凝重,也或许感伤。

  寂寞的步履,踏过了忘情的水,身登青云的梯,把自己在尘世间盛装一一取下,衣决临风,指尖下挽着的又是谁家的少年?在风花雪月里诉说忧伤

  十八载的风云,十八载的欢乐,十八载的回忆,记叙了无限颜色。扣响我心的弦索,貌似玩世不恭的背后隐藏了自身的理想,岁月那是令人日渐消瘦的心事,是举著前莫名的伤悲,是记忆里一场不散的筵席,是不能饮而有不可不饮,却仍要拼却一醉……

  景中景,情中情。在妙笔的作用下绘出生动,绘出思念。一切景语皆情语,"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去巫山不是云。"

  苍茫岁月苍茫人生,尽管是苍茫的但还是要谱写得最好,尽管不是主角也要把自己该出现的时候演得最好。

  回首望记忆难越,旧梦已逝,情已远。潇潇风雨只盼流年。

  富贵荣华如浮云,转瞬如烟散,唯愿伴伊看河山。醉眼朦胧,回眸不知何处。如玉人,人寂落。如虹剑,手中握。当一切可能都变得不可能,还有什么值得我再去探问?

  今朝尽,明日还。今生梦,来世圆?岁月的青春早和轮回相约,今生完成不了的事不准下世继续,因为下世有别人的思想而不在是我的思想。

  梦到尽头无人知,一枕黄梁泪婆娑。消失青春消逝梦,再见岁月再见愁!

  我是一名余光症患者,病史七年,至今未愈。自从患病起,眼睛就像淘气的孩子一样,在人群中找到了不该属于自己的玩具,却固执地认为就是自己的。人们的反应是那么的夸张,他们乐于或本能地确定所谓的恶行,即使恶行本身是一种恶作剧。就像孩子在果酱里放盐,大人的唯一的奖励就是责骂。

  在时间和人们的本能的培训下,练就了我特殊的本领—能迅速检测和判断人们的情感、态度。如验钞机一般,判断人们是否正常。我的零件由眼珠、耳朵、心三部分组成。不过有时会失灵。我见过无数的人,他们都是正常的,对我的态度都是吃惊、嚼舌根、戳脊梁。无一例外。他们天生就会判断结果,比我高级得多。

  有一个人,我很难检测她是否正常。当我告诉她我患有余光症的消息后,她哭了。我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。检测结果,显示不出。于是,我开始短路。 我平生第二次真情流露地流泪。第一次记不清了,估计也是无法检测吧。其实,人们何尝不是一台台机器呢。人们看到的总是结果,没有自我意识。只在意结果,假或真、好或坏、对或错。原因对他们来说,无关紧要。他们只管过足批判的瘾,不,是贴标签,因为毫无理性而言。“嘿,那个人是疯子,我受不了。”“那个人好没用。”这个世界本身很美好,只不过被人们下了太多定义,你和他也跟着分不清彼此到底是什么。连一个基本的事实:人是动态的,也都没弄清楚。

  解释性地看人,永远是亟待开发的程序,你和他需要它。

  “现实是我们的错觉。”

  —爱因斯坦

  送给年轻的自己、正常的人们和感激的人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